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493333管家婆图 >
G20宣传片有猫腻!日本的小辫子被俄罗斯揪住了
【发布时间:2019-07-10】 【作者:admin】

  双方既没法谈,更没法谈成,却又不得不时时面对这个烫手山芋,不时搞搞“小动作”和“强烈抗议”的套路戏,也就成了没有办法的办法。

  日本大阪G20峰会已闭幕多日,俄罗斯政府却突然就峰会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向东道主日本发起了外交攻势。

  7月4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日本在G20大阪峰会宣传片和其他公开散发的宣传资料中,将“俄罗斯领土南千岛群岛”标注为“日本领土”,俄方对此提出“强烈抗议”。

  在一些立场亲俄的新闻和自媒体报道中,将日本方面的行为解读为“小动作”,理由是“南千岛群岛属于俄罗斯领土,日方这样做是在故意偷换概念”。

  但日本政府和许多日本民众恐怕并不会如此认为:俄罗斯方面所称的“南千岛群岛”,在他们口中称作“北方四岛”,是“被俄罗斯占领的日本领土”——至少也是日俄间存在主权争议的领土,日方这样做是在重申自己对这块“主权有争议领土”的一贯立场,是“大动作”而非“小动作”。

  这组群岛位于俄罗斯领土千岛群岛最西南端的得抚岛和日本北海道之间,呈东北-西南走向分布,包括色丹岛(俄称施科坦岛)、择捉岛(俄称伊图鲁普岛)、国后岛(俄称库纳施尔岛)和齿舞群岛(俄称赫巴马伊群岛)四个部分,总面积仅5036平方公里。

  按照日本历史的记载,北方四岛“自古以来”就是日本领土,在德川幕府时代属于当时统治北海道的松前藩,日本正保元年(1644年)出版的《正保国绘图》中便是如此标注的。而当地居民也“自然”成为了日本国民。

  而根据俄罗斯方面的记载,自18世纪60年代起,俄罗斯渔船、传教士和探险家“频繁”在南千岛群岛活动,并“说服”当地居民加入了俄罗斯国籍。

  实际上,当年无论日本或俄罗斯,都是这片荒凉土地上的外来者,这里世代居住的是土生土长的阿依努人(虾夷人),所谓“说服”、“自动”,只不过是对民族欺凌、政府和强制同化的粉饰。

  中立史料记载称,1643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控制该群岛,18世纪俄罗斯人登岛猎捕海豹,1786年,日本探险家最上德内抵达这里,并在1801年竖立了“大日本属岛”主权柱。

  日俄在勘察加半岛和北海道之间的扩张很快引发冲突,1855年日俄为协调矛盾,签署《日俄和亲通好条约》。约定双方以择捉岛和得抚岛之间水道(日称择捉水道,俄称弗里斯海峡)为界,东北属俄罗斯,称北千岛群岛。西南属日本,称南千岛群岛或北方四岛,设立“千岛国”的地方行政区划。

  明治维新后,日本在北海道设立11国86郡,在北方四岛设立“北海道根室振兴局”,曾先后分设一市(根室,在四岛中面积最小的齿舞群岛上)五郡(色丹、国后、择捉、纱那、蕊取,后三郡都在择捉岛上)。

  1875年,日俄签署《桦太-千岛群岛交换条约》,日本放弃库页岛(俄称萨哈林岛),换取俄放弃北千岛群岛,自此至1945年二战结束,整个千岛群岛都属于日本领土。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后签署的《普次茅斯和约》则将库页岛南半部(北纬50°以南)也划归了日本。

  二战中北方四岛曾震惊世界:日本发动珍珠港事变的联合舰队主力,出发前的秘密集结地,正是择捉岛的单冠湾。1945年2月,决定战后世界秩序的雅尔塔会议上,美苏英三国约定,由苏联在战后获得南库页岛和千岛群岛,二战尾声阶段苏联对日宣战,并趁机攻占整个千岛群岛,对北方四岛的占领直到停火后多日才全部完成。此后俄驱逐了岛上全部日本居民,宣布俄拥有对整个千岛群岛的主权。

  1951年签订的《旧金山和约》第二章中,规定日本放弃“对《普次茅斯和约》后所获领土之所有权利与主权要求,其中包括千岛群岛和库页岛南部”,但和约并未划定“千岛群岛”的范围,为争议埋下伏笔。

  俄方认为,“条约应以最近的为准”,既然距离《旧金山和约》最近的《普次茅斯和约》中千岛群岛是一个整体,那么1945年后俄根据雅尔塔协议占领的千岛群岛,就应该包括南千岛群岛,且日方也曾在1951年和1956年先后宣布放弃北方四岛(第一次是宣布放弃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第二次则是择捉岛和国后岛),如今继续“纠缠”,纯属“无理取闹”。

  而日方则认为,根据1855年或1875年条约,“千岛群岛”都仅仅指北千岛群岛,而不包括南千岛群岛及库页岛,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投降,苏联却在8月28日发动攻击北方四岛的战斗,至9月5日占领全部北方四岛,是“单方面侵略”,且苏联一直未签署《旧金山和约》,“根据和约合法占领”更无从谈起。

  1956年《苏日共同宣言》谈判期间,双方就南千岛群岛/北方四岛归属发生激烈冲突。日本国会收回了放弃北方四岛的决议,而苏联方面最初在宣言第九条中同意交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但需在正式和平条约签署后”,日方觉得这两个岛仅占北方四岛总面积6%,“实在太亏”,一直拒绝签字,结果便拖延下来。

  此后在整个苏联时期,日本始终拒绝和苏联谈判解决北方四岛问题,理由是“要谈就整个谈”,不肯分割“吃亏”。而苏方则态度暧昧,对择捉、国后两个大岛“占领没商量”,但在色丹、齿舞两个小岛问题上则反复多变,时而“可商量”,时而“苏联战士用鲜血换来的土地一寸不让”,但整个苏联时代,没有一位苏联高级领导人曾登上这几个岛屿。

  苏联解体后,日本一度表现兴奋,政要频繁活动,希望“经援换主权”,但坚持“要么不还,要还一次全还”的立场,和俄色丹、齿舞可以“换钱”,国后、择捉“不卖”的立场格格不入。

  俄经济困难时期(包括普京早期),曾一度不讳言愿意拿色丹、齿舞二岛交换日本援助的意见。但日方坚持“要还全还”令僵局始终难以打破,2009年7月3日,日本国会首次将北方四岛列入日本法案,称为“日本固有领土”,并要求日本国民不得申请俄罗斯签证前往北方四岛,从而令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主权之争再度激化。

  2010年11月1日,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成为历史上首位登上北方四岛的苏联·俄罗斯国家元首。此后他又于2012年7月3日和2015年8月22日以总理身份两次登岛,以此为标志,俄罗斯在这一问题的立场也趋于强硬——非但收回一度闪烁其词的“归还二岛”建议,甚至连“南千岛群岛存在主权争议”本身也不承认了,此次大阪峰会后俄方的反应,就是这种最新强硬立场的折射。

  日本曾通过让渔船越界捕捞、设立“主权声明牌”和让原四岛居民后裔要求“登岛祭祖”等方法“彰明主权声索要求”。并借日俄几乎每次高层互访之机广泛散布“援助换主权这次有望突破”的风声(最近一次正是在大阪峰会前,以至于普京不得不在6月22日对媒体宣称“俄在这个问题上立场不变”)。

  7月下旬,日本将举行第25届参议员通常选举,安倍晋三将之视作“拼修宪”的一场决战。为此不惜冒险刺激民族情绪,对韩国发起制裁尚且不管不顾,在南千岛群岛/北方四岛主权争端这个“老大难”问题上做动作更不在话下。

  而俄罗斯方面的小动作也未遑多让:2006年俄曾打死越界日本渔民;梅德韦杰夫三次登岛,视察渔业设施,和渔民聊天,扬言在四岛“引进外资”,2016年俄宣布在岛上部署远程岸舰导弹……但同样是梅德韦杰夫,却在2012年第二次登岛后不久,再度暗示“色丹和齿舞还是有商量的”。

  苏联和俄罗斯常常在经济困难、需要日本援助时大谈“主权有商量”,在经济情况较好或选举需要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时大谈“主权没商量”。不仅如此,在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问题上,俄罗斯/苏联是根据自身实力和国际形势的变化,不断调整立场。在“最后底线”即国后、择捉两岛问题上表现较硬,不肯妥协,在另两岛归属和是否存在主权争议问题上则表现灵活。

  反观日本,从1956年起,其立场就一直很“硬”:不承认俄方对全部四岛的占领,实际上也不承认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存在主权问题(认为主权理所当然归日本),而且不论力量对比如何,始终坚持“要还全还”的态度。

  如前所述,四岛中国后岛最大,而色丹岛、齿舞群岛面积总和只占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总面积6%。在俄方而言,丢掉这弹丸之地,以换取对其他二战后所获岛屿归属的永久化,甚至在“额外”多捞些日援,自然是再好不过。而在日本看来,牺牲对北方领土的“要求权”,换取区区6%实在是“亏大了”,宁可不谈、不要,也不愿因此丧失“全盘解决”的机会。

  在冷战时期,苏联势力虽大,但远东并非重点,日本经济虽强,却没有单独与俄军事对抗的实力;如今俄罗斯和日本都屡经波折,互相忌惮,既没能力以高压迫使对方接受自己条件,也不甘心就此低头接受对方底线。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既没法谈,更没法谈成,却又不得不时时面对这个烫手山芋,不时搞搞“小动作”和“强烈抗议”的套路戏,也就成了没有办法的办法和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外交博弈游戏了。彩圣网挂牌